今时为宿文学>历史穿越>碎灵镜 > 第四章
    身T在下沉,不断的,不断的下沉。

    身边有气泡向上漂浮,看着上方的光,伸出手来想抓住什麽,却什麽都抓不住,只有水流从指间流过。他挣扎着想向上游,身T却离那光,愈来愈远,愈来愈远……

    他伸出手,挣扎着向上伸去,想要碰到那光。

    一只手,握住了他伸出的手。

    昨天刘均盛自己到保健室处理完伤口,回到宿舍。即使过了一夜,还是觉得浑浑噩噩的,Ga0不太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发呆。今天是周末,不用上课,室友已经出门了,宿舍里只剩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刚刚还做梦了,而且是噩梦。但他醒来後并没有被恶梦惊醒的恐惧,反而有一种眷恋的感觉,是因为最後的那双手吗?思想纷杂的躺了一会,他猛的坐起身,拍了拍两颊打起JiNg神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明白的话,那就不要想了!

    换了个衣服,刘均盛出门到图书馆。

    在校史分类书架前停下,各类书籍依然塞得乱七八糟的。刘均盛翻了几本书,视线移到一排排列整齐的书架上。

    和其他乱叠乱放的部分不同,书籍每一册整整齐齐的依年份排列好。那层书架上清一sE都是毕业纪念册,将近有二十本左右。刘均盛看了一下,没有发现父亲那一届,也许是被收起来了吧。他以前在老家大扫除时曾经翻到父亲高中的毕业纪念册,父亲以前也是在异缘高中读书。那时候听他说,异缘以前是没有毕业纪念册的,是校传社的学长姐因为大家感情非常好,一起集资印的,他那一届的毕业纪念册,也不是由校方,而是校传社的人自发X去准备。

    後来父亲过世後,那段时间他将所有的相本翻了出来,待在只有自己在的家里,静静的看着那些照片。那时候已经接近学测,他原本想考一间离家近的公立学校,和周围的同学一样拼了命的读书,却突然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,待在家里不愿意出门。

    刚开始老师和同学非常担心他,每天打电话到他家,所以他把电话线给拔了,老师也到家里看望过他好几次,但却对他的情况无能为力。他甚至连学测都没有去考,人生完全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那年冬天,他度过了人生中最为寒冷的新年。

    「同学,麻烦借过一下。」

    一个声音将刘均盛从回忆里唤醒,他连忙往旁边靠。那名陌生男子低声道谢,然後cH0U起了一本书。

    男子不太像这里的学生,看起来二十几岁了,带着细框眼镜。刘均盛想,也许是新来的老师吧?之前都没在学校看到过。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猜测着,伸手想拿最上层的书,却牵动了手上的伤,刘均盛痛的「嘶──」的一声。

    「我帮你拿吧?」陌生男子说道,不等他回答便伸手将书拿下来给他。